脱贫攻坚在走路,土地流转让农村土地

时间:2019-05-20 19:48来源:亚洲城官网
近日,柳河县向阳镇西岗子村与东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就土地流转相关事宜举行签约仪式,实现万亩土地流转。东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一奎是西岗子村人,为回馈家乡,促进家

近日,柳河县向阳镇西岗子村与东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就土地流转相关事宜举行签约仪式,实现万亩土地流转。东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一奎是西岗子村人,为回馈家乡,促进家乡经济发展,东宝集团投资1.2亿元流转土地9400亩,与农民签订完流转合同后,这笔资金将在今年年底前全部发放到农民手中。据了解,流转的土地将用于发展有机大米、无公害水果、山野菜等特色农业,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卢小宁:“分红是按6%,效益的6%分红,一年算下来是360块钱(左右)。”

经营宅基 再添“金饭碗”

“家里40亩地全部流转出去,一年租金是1.6万元,我和媳妇儿还能去基地打工,每个月下来每人能挣3000多块钱,收入比以前多多了。”柳河县向阳镇西岗子村村民刘洪伟高兴地说。

在彬县,贫困户除了可以带着产业扶持资金入股企业,还可以带着土地入股企业。51岁的卢小宁是彬县水口镇长禄村村民,由于妻子患病,两个儿女上大学,致使家里欠下数万元外债,成了村里的贫困户。

“我这楼房是原来的土平房换的。现在不用去种地了,都归村里管了,省心了。现在就等着原来的宅基地再变成耕地,我还能有钱分呢。”平洋村的窦万华大爷高兴地说。窦大爷的话,代表了范家屯农民的心声。

李一奎表示,东宝集团将全力抓好西岗子村建设,把西岗子村建设成为新时代的生态新农村,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让这里的村民真正富起来。

刘兴汉:“一天80元到100元,一年干4个月,下来就是1万来块钱。”

范家屯镇财政出资2亿元,成立了国有控股公司——吉林省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使其成为投融资主体;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再用镇财政投入的2亿元投资,购买了公司大楼和规划馆的资产,使货币资本变成了有形的固定资产,从而能够实现有效抵押,形成融资能力。

如今,刘兴汉的欠款之所以快还清了,得益于2014年起他在自家附近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2014年,陕西正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流转了包括太光村在内的4个村1.1万亩荒坡地,用于建设优质核桃园基地。对有土地流转的村民,企业付给他们流转费用;没有土地流转的村民,企业则雇佣他们务工,就这样刘兴汉就入园务了工。

范家屯镇匠心独运,开办“土地银行”,搭建投融资平台。

为了鼓励贫困户发展产业,彬县还出台了每户最高五千元的产业扶持政策。如何利用好这笔产业扶持资金呢?今年7月,太光村又和这家农业科技企业达成协议:贫困户将每户五千元的产业扶持资金入股到企业,企业给予他们每年8%的保底分红,期限为5年。刘兴汉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入股。

看到了希望,农民热情高涨,积极地拿土地入股,农民的土地经营权完全以股份的形式流转到了各村的农工商公司。入股以后,各农工商公司就掌握了大规模农民土地的经营权,各村的农工商公司再把经营权汇集到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一种“他项权益”抵押给公司。银行现阶段还是不能接受农民的土地经营权作为“他项权益”抵押,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解决的办法,是用担保公司作担保,和银行对等贷款。担保公司具有杠杆的作用,能够放大资金的效应。

和卢小宁一样,彬县北极镇北玉村的村民杜红红也尝到了土地入股企业带来的甜头。2016年,彬县籍企业家马军回到家乡,投资一亿多元,流转土地8000多亩,建起了苹果基地、黄花菜基地和富民果袋厂。28岁的杜红红不仅进了果袋厂当了一名技术工人,每个月有了2500块钱的基本工资,而且又将家里的4亩土地入股到企业,参与企业分红。

活化农民的宅基地,是范家屯镇让土地生“金”的另一条路径。

中共彬县县委书记张胜利:“‘三变’一是解决了村集体没有基金、没有项目的难题;第二是解决了贫困户无资金无技术的问题;第三也是解决了企业没有基地、没有劳动力的问题。”

除了盘活平洋村的建设用地指标84公顷,范家屯镇通过启动香山村、十家子村、铁南村、孟家村农民新型社区项目,还可置换增减挂钩建设用地500多公顷,将极大地缓解建设用地严重不足问题和资金短缺问题。

看到这种模式带动脱贫有效果,当地政府又和这家企业协商:除了产业扶持资金入股分红外,贫困户还可以将自己享受到的5万元政府贴息贷款入股到企业,同样能够拿到保底分红,期限为3年。

“土地银行”把钱投给谁?为了承接投资,各村分别组建自己的农工商公司,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直接把钱投入到农工商公司,由农工商公司进行规模化、标准化、特色化种植。

而北极镇白保村的孙晓娟,由于她家的土地不在流转范围内,便从银行贷了5万元贴息贷款入股到这家企业,每年也有8%的保底分红。

第二阶段,让土地流转到位。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这家公司共为100多名贫困户提供了就业岗位,并吸纳102户贫困户以土地入股,240户贫困户以资金入股。

第一阶段,让农民看到希望。

彬县北极镇北玉村村民杜红红:“一亩地是600元分红,4亩地就是2400块钱(一年),5年就是1.2万元。”

通过整村搬迁形成宅基地复垦的耕地指标,再按照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基本政策,就会得到同等额度的建设用地指标;把建设用地指标变成可供项目建设的熟地进行招标、拍卖、挂牌,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的方式,使得宅基地转化出的建设用地指标资本化,也就变成固定收益了。

记者:怎么来保障6%或8%的分红能兑现?

为了让农民积极主动参与进来,范家屯镇着实费劲了心思,概括起来主要有三个阶段。

卢小宁:“月薪3600元,土地流转分红加土地流转费,一年下来有五六千元,下来一年就挣4万多元。这基本上离脱贫能快一些,有希望了。”

赵龙举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土地利用也是如此。一味‘简单’地对待发展中的问题,只可解燃眉之急,但绝不是惠及民生的长久之计。‘土地银行’将开发和生存的矛盾巧妙化解,使二者相得益彰。”

刘兴汉:“借的钱多,过多了,一直还到如今。这就是现在基本上快还完了。 ”

活化耕地 土地换股份

刘兴汉:“就是把这5000元给给我,我办个产业没有技术也没有能力;这入股以后,啥不管,净是拿钱么。5000块钱一年下来就是400块钱,5年时间就是2000块钱。”

“土地银行”的经营主体,是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具有融资、投资和项目建设的功能。同时,下设5个子公司,形成一个系统,通过政府资金注入,撬动各方利益链条,实现各方资源渐进、叠加,累积进入。

彬县亿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卢孝平:“一方面我们是从现在的苗木、花卉的培育(来获得),因为这个见效快;二是我们企业的积累,这个可以占到60%。”

这样,在政府不出钱、村民不花钱的情况下,实现了农民进城上楼梦。

记者了解到,到今年年底前,韩家镇的12个行政村将会有300户贫困户带着资金入股到这家企业,并由企业带动他们脱贫。这正是“资源变资本、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三变”模式的一种具体实践。

平洋村、孟家村、香山村已经成立了农工商公司,就等着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注入资金,把事业再做大一些,让农民受益更多一些。

政府为扶贫产业园区做好服务,并且选好企业,群众则以流转土地、产业扶持资金和贴息贷款等资源、资产入股企业,如此一来,贫困户就搭上了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快车,加速了脱贫的步伐。彬县在产业脱贫上的这种探索,也许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他们是范家屯城镇化的直接受益人,原来不起眼的“土房子”,正在变成生财聚富的“金饭碗”。

正当卢小宁为不知如何偿还外债发愁时,长禄村村支书、彬县亿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卢孝平投资建设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开工了,示范园包含了农业观光、种养殖业等多项产业。共流转了附近8个村的3.2万亩荒沟和荒坡地,并一次性支付村民2000多万元流转费。而卢小宁家的18亩荒坡地就在其中,在拿到了第一年5800块钱的流转费后,他又决定把流转费入股到这个农业示范园里。

各村组建的农工商公司,把流转来的成规模的土地经营权,抵押给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投资的担保;之后,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向各村农工商公司投资,作为大规模流转农民土地的流转费和耕种土地的资金。平洋村流转土地每年每公顷给农民1.3万元,孟家村目前最高,每年每公顷给农民1.5万元。每年4月1日前,流转的土地费用就会如数交到农民手中,他们就此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在稳定经营的前提下,各村农工商公司70%的收益返给村民,20%用作村集体提留,10%用作防控风险。农民分到经营利润,更增强了流转经营的信心。

彬县地处渭北旱腰带,近年来虽然经济发展还不错,但贫困面仍不小,目前,全县共有5690户贫困户18000多名贫困人口。怎样让这部分人尽快走出贫困?经过考察学习,彬县拿出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三变改革”方案。首先,在全县范围内筛选出10个扶贫产业园作为“三变”的龙头企业进行示范和带动;其次,县财政拿出4000万元撬动金融贷款4亿元,解决“三变”过程中村集体和贫困户的资金缺乏问题;第三,实行涉农项目的捆绑,集中起来支持这10个扶贫产业园的发展壮大,进而带动贫困户的可持续增收。

在范家屯,人们管这家公司叫“土地银行”。

67岁的刘兴汉是彬县韩家镇太光村村民,六年前一场大雨导致家里的土窑洞坍塌,他和老伴不得不搬到临时搭建的一间简易房内居住。原想着随后就盖新房,没想到他和老伴又都患了病,欠下数万元外债,不仅盖新房的愿望没能实现,而且至今也没能摆脱贫困。

据平洋村书记李国和介绍,目前平洋村的宅基地复垦已经开始了。“这84公顷土地又将给农民带来巨大的收益,我们一定得经营好,让平洋村的村民饭碗里有鱼有肉,让家家都买得起车,过上城市富人的生活。”

彬县北极镇白保村村民孙晓娟:“1万元就是给到800元,5万元就是4000元,入股5年就是2万元。5年到期贷款本金由企业偿还,我不用偿还。”

眼下,一些地方的农民时兴把地“包”给有“能耐”的人种,自己坐收租金。范家屯镇从长远和大局着眼,鼓励、引导村集体统一流转农民土地,统一耕种经营。这样既活化耕地、规模经营,又切实保证农民的利益不受损失。而“土地银行”则为“村集体统一流转、经营土地”提供了保障。

陕西正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瑞波:“我们每年给他们有个8%的分红,这样每一户每一年能拿到4000元,三年下来一个贫困户是1.2万元。”

拿范家屯镇最先进行转移城镇化的平洋村为例,该村实行整体转移,共腾出宅基地84公顷,建设新型社区需3.5公顷。根据土地“增减挂钩”政策,宅基地复耕后,可增加80.5公顷的建设用地指标。土地通过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以后,预期收益在3.36亿元左右。这收益中的1.5亿元用于农民建新居,还有近1.86亿元用于完善基础设施。

陕西融诚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军:“带资入股首先在企业的正常运营上,起码解决了一个资金周转问题;从土地上来说,企业本身就要用土地,那咱要用地,农民以地参股进来,都变为股东,都变为主人,大家在一块,事情就好办了。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我是家乡人,想回报家乡。”

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以后,有项目建设的功能,城镇化就是它“经营”的一个大项目。

脱贫攻坚战中,产业脱贫可以说是重中之重,是治本之策。那么,在实际工作中,怎样让贫困户搭上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快车?彬县的做法是:实施“资源变资本、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三变”模式,推动产业脱贫换挡提速。

在采访中,记者旁听了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公主岭农工商银行的一次谈判。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准备用城乡一体化建设大楼做抵押,向公主岭农工商银行贷款8000万元,其中的2000万元就是今年流转土地和耕种土地的费用。目前,已经和银行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

由于建设园区需要大量工人,卢小宁又在园区当了一名工人,除了分红,也多了一份固定收入。

第三阶段,让土地完全资本化。

这一阶段,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有了农民土地流转的土地经营权,就可以通过担保公司这一媒介,与银行进行大规模的融资。

安明友说:“范家屯‘土地银行’,是吉林省农业现代化的破题之作,真正实现了资本、技术的投入。现有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土地分割,限制了资金、技术的投入,而‘土地银行’打破了这种限制,开辟了全新的城镇化模式、全新的农业现代化模式,实现了整村搬迁、整村土地流转,让农民进城、农村消失。”

当下农民承包的土地不能像其他生产要素一样在市场上顺畅交易和抵押,土地资源难以变成资本,严重制约农民收入提高和农业规模化经营。如何给土地还权赋能,让农民的土地“活”起来,又确保农民的利益不受损失?

作为村集体,复耕后的土地统一由集体经营,所获得的种植收入大约在126万元左右。经营所得按照农民耕地的收益标准返还给村民,也就是农民说的“分红”。复垦的面积里除了农民的宅基地,还有公共用地的面积,这一部分村集体的收益,用作农民进城后的物业费、管理费、卫生费和村集体提留积累,解决了农民进城的成本问题。

搭建平台 资源变资本

农业投资大、见效慢,要想发展好规模化经营,必须让土地能换钱才行。范家屯镇引导农民将自己的土地存入“土地银行”,换取“长期股份”,以土地经营权流转的方式,进行土地股份制改造,实现了土地资本化、资本股份化、收益长期化、利益共同化,是发展和惠民两不误的“巧思妙法”。

范家屯从高校聘请专家,帮助搭建、规划、运行“土地银行”。吉林省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总顾问、吉林财经大学税务学院财政学教授安明友,就是范家屯专门聘请的专家。

5个子公司实行混合所有制。城镇化置业有限公司,主要负责范家屯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民新型社区建设,解决农民进城后新型城镇化问题;农业现代化开发有限公司,主要负责筹集农业现代化所需资金,承接流转土地、集约化经营,解决农民土地流转给谁、怎么入股、怎么提高收入、土地如何规模化经营、如何提高效益的问题;园区开发运营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产业的集聚、项目的落地、工业化的支撑(如地理信息产业园、物流产业园等项目),解决农民土地流转后就业、工业反哺农业的问题;土地流转服务中心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服务,解决农民土地信息怎么发布、怎么流转、怎么补偿、怎么交易的问题;公主岭聚龙湾温泉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主要负责聚龙湾温泉度假旅游区开发建设,明珠湖水系现代服务业集聚,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2015年12月29日,在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党委书记赵龙举的记忆中永生难忘。这一天,经过一年半的设计、论证、筹备,吉林省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终于正式挂牌成立了。

当银行能够接受农民的土地经营权变为“他项权益”抵押时,范家屯城乡一体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就可以用流转来的农民的土地经营权,来做抵押直接贷款,就离开了担保公司,也不再用集团的有效资产,最终实现“土地银行”的真正作用。

说起这家公司的成立,赵龙举有些激动:“在推动土地流转、实现规模经营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问题,最重要的就是资金。成立这个公司,主要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把农民的土地活化起来,变成资本,让农民有钱赚,也能让范家屯加快发展,早日实现建成中等县市的目标。”

编辑:亚洲城官网 本文来源:脱贫攻坚在走路,土地流转让农村土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