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建最首要抓综合治理,湖北石漠化治理体系

时间:2019-07-09 08:56来源: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
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     1989年的一天,一个外嫁到50里外的农户回娘家砍柴拉回家烧,遭到全屯娘家人的坚决阻止。2002年,一个为村小学修理的建筑师傅到后山砍了十多条木棒同样被

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

    1989年的一天,一个外嫁到50里外的农户回娘家砍柴拉回家烧,遭到全屯娘家人的坚决阻止。2002年,一个为村小学修理的建筑师傅到后山砍了十多条木棒同样被全屯村民的制止。这是发生在广西大新县那岭乡那义村江洞屯的真实故事。
    现任那义村支书的言立昆介绍说,江洞屯共有24户人家。1963年前,山上没有任何树木了,全部是石山,井水也不流了,稻田经常干旱爆裂,甘蔗产量很低,每亩只有3-5吨。该屯1963年开始封山育林,制定了村规民约。大力发展沼气,全屯已建沼气池23座,入户率达到96%。他就是1978年建的沼气池,现在还在用。山上绿油油,看着很舒服,梘木大的已有80公分。山上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多,已有猕猴、飞虎、长臂猿、蟒蛇、野猫、山鸡等出现。乡政府的水厂也建在该屯,能满足1万多人的用水量。甘蔗产量也大幅度增加了,每亩达7-8吨。
    象江洞屯采取封山育林自觉保护森林资源,使生态环境明显得到改善并从中受益的村屯在广西还有很多。
    广西是岩溶地貌发育的典型地区,也是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据监测,广西岩溶地区土地总面积12495万亩,占土地总面积的35.3%,其中石漠化土地3500多万亩、潜在石漠化土地2700多万亩。广西石漠化面积居全国第三位。
    石漠化使许多石山地区的群众每年缺水4-5个月,只能在石缝中点种玉米等旱地作物,基本口粮根本无法保证。据统计,1986年以来广西平均每年受旱、涝灾害的农作物面积达1300多万多亩,粮食减收2亿公斤,经济损失70多亿元,其中石山地区尤为严重。全区28个国定贫困县中,石山面积占国土面积30%以上的县有23个。
    “十五”期间,广西启动了石漠化治理工程试点工作,完成试点封山育林400万亩、人工造林20万亩,配套建设沼气池15万座。
    广西治理石漠化采取了综合的办法,主要有七招:封山育林、人工造林、森林资源保护、推广沼气、生态移民、林下种特色作物、生态旅游。
    一是封山育林。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采取“以封山育林为主,造林补植、改燃节柴为辅”措施。累计完成工程封山1500多万亩,有1000多万亩灌木覆盖率已达30%以上。这是广西许多村屯乡镇采取的有效办法。大新县恩城乡护国村从1982年开始封山育林,成效十分明显。全村森林覆盖率达到67.3%,高于全区的52.71%十四个多百分点。恩城乡的森林覆盖率由1999年的35.6%提高到2006年的64.3%,高于全区的52.71%十一个多百分点。平果县果化镇龙色屯通过种任豆树和封山育林2500亩,原已断流的山泉现出水越来越大,使全屯120亩旱地变成了水田。
    二是人工造林。把退耕还林、珠防林等国家级生态工程建设项目结合起来,开展人工造林,在石缝中种植竹子、任豆、香椿、金银花等石山树种,累计造林250多万亩。天等县探索出石山造林的6种模式:任豆树与肥牛树混交、甜竹与柚木混交、甜竹纯林、任豆树与牧草混交、任豆树与中草药混交、肥牛树与牧草混交。平果县坡造镇何屯的韦文键今年40岁,家有四人,两个小孩读书。他家的19亩旱地原来种玉米,一年才收2000斤玉米,农忙时还要请亲戚朋友帮忙,根本不够吃。2001年他全部退耕还林种上任豆树,并间种剑麻。现在他把用于种玉米的时间租了4亩地种桑树养蚕养猪养牛和外出打工。一年除了所有开支还节余五千元。
    三是森林资源保护。将石山林地全面纳入护林防火、林木采伐、林地征占用等保护范围管理范围,严格依法管理,巩固封山育林和人工造林成果。天等县从2001年开始,全县聘请了120名石漠化护林员。
    四是推广沼气。在石山地区大力推广沼气,特别是“养殖—沼气—种植”三位一体的“恭城模式”,解决群众生活用能,减轻樵采对石山森林植被的压力,巩固和发展石山封山育林和人工造林成果。大新县的石山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52.1%,但沼气入户率却达到66.6%。天等县的石山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71.1%,但沼气入户率却达到64%。平果县的石山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62.9%,但沼气入户率却达到73%,排名全区第二。平果县林业局长麻明朝说,为了搞好平果县的石漠化治理,1998年刚刚上任的蒋志农县委书记在第二个月就带领各乡镇长、县直有关单位领导到全州、兴安参观沼气池建设。
    五是生态移民。这是彻底解决石漠化地区生态问题。广西采取县内、地区内和跨地区安置三种途径,分期分批把居住在大石山区人均耕地0.3亩以下、缺乏基本生存条件的特困人口搬迁到土山区开发,在有条件的地方新建了300多个安置点,共安置移民20多万人,开发土地150多万亩。从而既减少了石山地区由于人多而导致对石山的过度破坏。
    六是林下种特色作物。在开展石漠化治理过程中,在林竹下种植药材、牧草等特色资源,并加工利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天等县启新村更线屯今年60岁的李洪昌在3亩退耕还林的任豆树下种牧草,又在牧草间种金银花、扶芳藤等中草药。近此一项比原来种玉米多3000多元。
    七是生态旅游。利用独特的已经保护完整的石山资源开展生态旅游,从根本上解决农民保护现有的石山森林资源和增加农民收入。恩城乡谭勇乡长说,凭借全乡很好的石山森林资源和河流,1997年农民开始自发搞生态旅游。来全乡旅游的每年达到六万人次,仅龙滩景点农民每年收入100多万元。护国村的黄夫键两年前买了一辆4万多元的面包车跑旅游,一年收入一万元。
    “十五”期末,广西森林面积达到1.88亿亩,森林覆盖率达52.71%,活立木总蓄积量5.11亿立方米。与2000年第六次连清结果相比,森林覆盖率提高了4.5个百分点,活立木蓄积量净增1.08亿立方米。广西的森林覆盖率的快速提高其中就有治理石漠化的不少功劳。

    两三层的小楼、干净的水泥村道,周围环以翠绿的玉米地、成行的任豆树,背倚封育得郁郁葱葱的大石山,村头、路口站着笑脸迎人的老人和孩子。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农村建设的典范——天等县驮堪乡启新村康屯的景象。
    因为走出了一条造林—封山育林—沼气池—基础建设—村容村貌建设—农民增收—生态环境改善的良性循环的发展道路,康屯引得全区各地的人慕名前来参观。
    康屯  综合治理扮靓村庄
    康屯所属的启新村是天等县77个贫困村之一。以前的康屯,民房大都是木架结构,杂乱无章,进屯道路坎坷不平,村民饮水依赖屯前的小池塘,一水两用甚至三用,四周的石山从山脚到山腰都种植玉米等农作物,石漠化严重。
    2002年,康屯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和封山育林,迄今已完成退耕地造林390亩、工程封山育林920亩。为了节柴护林,康屯大力发展沼气池,迄今已建池66座,沼气池入户率达91.6%。
    工程实施前是20%,现在是75%,康屯的森林覆盖率提高了,生态环境有效改善。
    为培育退耕还林后续产业,康屯在石山任豆树下种植牧草,发展畜牧业,实现以短养长。康屯人祖祖辈辈人畜混居,现在村里建成标准牛栏44间,存栏牛156头,家里干净卫生了。劳动力空闲出来,近百人外出务工,土地的负担也减轻了。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以来,康屯农民从工程补助中人均年增收273.5元。
    如今,康屯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村内道路实现硬化,新建了活动场和文化活动室、戏台,结合沼气池建设改厕、改厨……康屯变干净变漂亮了,村民素质也随人居环境的改变而提高。
    天等县  生态重建引领增收
    康屯所属的天等县森林覆盖率为39%。全县岩溶石山区面积230.2万亩,占总面积的71.5%,是典型的大石山区。
    为了治理石漠化,天等县依托林业项目,大力发展生态林业,先后实施了爱德生态脱贫项目、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工程、退耕还林工程、珠江防护林工程、封山育林项目、生态能源建设项目。他们建立了石山区生态综合治理试验区,出台优惠政策,创新治理模式。造林树种除当家品种任豆树外,还有肥牛树、苦丁茶、甜竹、人面果、山黄皮、柚木、木菠萝、番荔枝、苹婆、澳洲坚果等兼用树种。造林模式也呈现多元化,林草结合、林药结合、生态林与经济林结合,让任豆树与肥牛树混交、甜竹与柚木混交、任豆树与牧草混交、任豆树与中药材混交、肥牛树与牧草混交。
    不到5年时间,试验区森林覆盖率由退耕还林项目实施前的20.8%提高到现在的44.36%,水土流失得到有效遏制,小气候明显改善,农民人均纯收入从680元增至1116元,走出了一条生态重建和农民增收双赢的路子。
    全县有林地面积从1999年的101.7万亩增加到126.3万亩,森林覆盖率从31.4%增加到39%;完成沼气池建设4.65万座,沼气池入户率达56%。
    社山村  生态农业家中赚钱
    社山村属于恭城县平安乡。
    多年来,社山村坚持发展养殖—沼气—种植三位一体生态农业,实现了农业增产和农民增收。用沼液、沼渣作为水稻、蔬菜、水果、蘑菇等的肥料或养料,大大减少了化肥的用量,增强了农作物的抗逆能力,减少了病虫害的发生,还提高了农产品品质,走出了一条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有机食品的生产之路。
    生态农业观光旅游,让村民在自己的家园里接待游客。如今,社山村已成为当地特色产业发展基地、小康新村的样板、生态保护的典范、科技推广的先导、农民增收的乐园、精神文明建设的先锋、生态农业观光旅游的胜地。
    居住环境改善了,农民的体质也增强了。恭城县的法定传染病发病率从1980年的1466.5人/10万人,下降到现在的105.02/10万人。
    广西已探索出封、育、造、退、沼、移等多种治理模式。日前,自治区林业局局长黎梅松要求,推广天等经验,把综合治理作为广西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措施,运用示范模式,加快综合治理的步伐。
    ■相关链接:广西石漠化综合治理示范样板
    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研究中心在广西建立了石漠化综合治理示范样板1.12万亩,5个重点项目探索出不同的综合治理路子。
    1.马山县样板。该项目在马山县古零乡,1991年开始实施,规模3000亩。封山育林3年,提高植被总盖度10~30个百分点,6年实现或基本实现郁闭。该示范区是我国在石灰岩溶地区开展综合治理时间最早、应用树种最多、最为成功的一个示范区。
    2.天等县样板。该项目从2002年开始,先后在天等县驼堪等乡实施了科技部社会公益专项和国家林业局推广项目等3个项目,示范区总面积2650亩,辐射推广面积1.58万亩。项目共产生5种模式,短期给当地群众带来收益,对增加农民收入、促进群众脱贫致富、确保石漠化治理成果具有重要作用。
    3.乐业县样板。该项目是退耕还林科技支撑项目,2004年在乐业县新化镇建设,总规模为2250亩,2004年全面完成示范林营建任务,目前林分生长良好,并逐渐发挥其生态功能。
    4.田阳县样板。国家林业局2004年度重点项目,主要利用石漠化治理方面所取得的成熟技术和成功经验,特别是热林中心石山树种引种研究所取得的技术成果,在田阳县永常村建立竹类等植被恢复关键技术示范样板,面积1500亩。目前项目进展顺利,将为溶岩地区全民参与石漠化综合治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提供典范。
    5.凌云、都安县样板。该项目主要对多年来在石漠化治理方面总结出来的林草、林药、林果、林竹、林藤5种模式进行集中推广示范,面积1500亩。(中国绿色时报  2006-05-26)

——广西石漠化治理系列报道之一 陈永生 蒋卫民

    中国绿色时报7月1日报道 编者按:索取、惩罚、反思、重建,人类在自然面前习惯的行为和心路历程,在不同的地方一遍遍重复。广西石漠化治理也不例外。
    生态问题从来都是社会问题。岩溶分布区占广西总面积的35.3%,全区约有1/4的人口生活在那里。作为极端的土地退化形式,石漠化与贫穷相伴,成了广西最严重、最难治理的生态问题。
    因为被刺得痛,广西民众觉醒得早。
    早在1961年,弄拉村的百姓就开始自发地封山育林,恢复石山植被。1989年,石山绿化上升为自治区党委、政府的行为。进入新世纪以来,石漠化治理在广西有了空前的投入和进展,探索出了不少经验和模式。
    日前,记者走进马山、都安和忻城,感受大石山区百姓的抗争与希望,今天刊发的是系列报道的第一篇。
    广西石漠化治理让人感到振奋,看到希望。
    自治区林业局副局长廖培来说:“石山地区百姓生产、生活困难。自治区党委、政府对石漠化治理非常重视、非常关心、非常支持。”
    从百姓的自发行为上升为政府行动,从单纯的封山育林转向多管齐下、综合治理,广西石漠化治理的力度越来越大。
    ■弄拉屯:自作主张早早封山育林
    弄拉屯是马山县古零镇弄拉村80多个自然屯之一,23户村民散居在10多个山头上。屯子很小,名气却大。
    全屯森林覆盖率93%,除了耕地、房屋和道路,山上山下全都是树。
    这得益于1961年村民封山育林的自主决定。
    “你不保护,就没得生活啊!”上世纪80年代的老队长李义康说,1958年大炼钢铁,上级派来两个连砍了一个星期,“村里的老人心疼得直哭。”
    山上的树没了,井里的水越来越少。水田种不成,吃水也眼看着成了问题。“生活好苦好苦的。”李义康至今心有余悸。
    村民们想到了封山育林。
    屯里从此有了挣工分的护林员,6个人,全是民兵。1964年,他们又制定了村规民约:本村人砍柴罚工分,外村人砍柴罚种树。
    井水重新多了起来。村民们就此放弃了砍树种粮的生活,转而发展果树和药材。
    如今,全屯有600多亩果树、500多亩药材,去年人均纯收入3180元。
    弄拉正在拓宽村路,修建停车场,将依托良好的植被、清新的空气,开展生态旅游,以“弄拉”命名的省级自然保护区也已完成申报。
    自主封山育林,帮助弄拉在养山富民的路上,走得越来越好。
    弄拉屯封山育林没人给钱,1989年自治区开始有计划、有规模的封山育林,1993年实施工程封山育林,每亩有了0.5元补助,次年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亩1元。封山育林在广西石漠化治理中一直占着极重要的位置。
    截至目前,全区累计完成石山封山育林3500多万亩,有2000多万亩灌木覆盖率已超过30%,许多过去光秃秃的石山披上了绿装。
    广西石山区植被重建就此有了典型经验:以封山育林为主,造林补植、改燃节柴为辅。
    ■内谷屯:缺水之苦推动上山植树
    6月10日下午和晚上,马山县普降大雨。次日上午,走进加方乡新联村内谷屯,村边的河水并不混浊。
    过去的20年间,内谷屯的森林覆盖率提高了40个百分点,目前高达86%。
    新联村党支部书记蒙胜敏说:“有土的地方都种了吊丝竹和任豆树,果树满山遍野。”
    内谷屯演绎的,是个典型的林水相依的故事。
    在“以粮为纲”的岁月,政府号召村民上山砍柴割草,草木灰拿来做肥料,种一蔸玉米撒一把草木灰。
    草木砍光,山石裸露,水荒粮缺。
    天旱时节,村民每年有三四个月要到村外挑水吃。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走一趟也要半个小时。
    穷则思变。1980年,村民开始上山种竹、种果树。
    “你种我也种,竹子可以编筐,能换个柴米油盐钱。”73岁的村民刘炳贵说。
    全屯15户种了480亩竹子,最多的人家超过2500丛。早在1995年,竹笋和竹制品收入,就占到了村民收入的6成以上。
    内谷屯现在沼气入户率是100%,刘炳贵家有两座。1977年,他建了全屯第一座沼气池,一直用到现在。
    从上山种竹开始,内谷屯变了许多。山泉重新丰盈起来,村民种玉米放弃了草木灰,改施沼液和沼渣。大家把竹木看得像宝贝似的,砍一棵树罚款50元。
    无奈之下植树,成就了内谷屯全新的生活。
    在广西石山区,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任豆、香椿和一丛丛的吊丝竹。多年试点下来,全区筛选出吊丝竹、任豆、山葡萄、木豆、金银花等一大批石山人工造林树种,总结出“竹子+任豆”、“任豆+木豆”、“任豆+银合欢”、“任豆+金银花”、“任豆+山葡萄”“核桃+木豆”、“台湾相思+任豆”等10多种石山造林模式。
    石缝里长出了大面积人工林。依托退耕还林、珠防林等国家级生态工程,广西农民累计石山造林250多万亩,其中仅任豆一个树种就超过100万亩。
    ■厂上村:苦等苦熬盼来工程实施
    有上级来检查、记者来采访,蓝瑞平喜欢带大家去看一棵任豆树,刚刚5年,胸径就长到了24厘米。
    蓝瑞平是忻城县思练镇厂上村党支部书记。
    全村2786人,7年间种下9700多亩任豆树,号称万亩十里绿色长廊。
    以前路边都是白花花的石头,看着刺眼,如今山上全部绿油油的。蓝瑞平的村支书越来越好当。
    2001年是个节点。
    这一年,自治区石漠化试点工程、国家退耕还林工程、中澳合作喀斯特环境恢复项目都选定厂上村作为示范点。
    短短7年,全村兑现退耕还林钱粮补助1600万元,加上80万元左右的国外援助,还有沼气池建设、地头水柜建设,工程推动让厂上村的面貌迅速改变。
    蓝瑞平把之前的贫困归为“生态恶劣,交通不便”。生态工程的实施,让村民的观念到行动起了变化。
    澳援项目引入参与式理念,让村民为自己规划发展道路。村民想法不复杂:要种树!环境坏了,对我们没好处。
    如今,厂上村光任豆树就栽了9700多亩,还发展了342亩水果,2.38万亩石山85%得到治理,沼气入户率85%。
    曾经上山放羊、砍柴烧饭、毁林种粮的农民,过上了种桑养蚕、发展水果、圈养山羊、外出打工的日子。
    “再有三五年,全部能住上新房,村里摩托车多喽。”蓝瑞平说话有了底气。
    厂上村是全区石漠化治理的缩影。政府工程治理,迅速改变着大石山区百姓的生产方式、生活水平。
    来自自治区林业局的消息称,全区各级累计投入石漠化治理资金超过5亿元,封山育林、人工造林、加强管护、建沼气池、砌墙保土、生态扶贫、易地搬迁、加工增收被作为综合治理的8条基本经验,全面推广。
    石山区开展工程治理后,光秃秃的石山从难利用地、未利用地,摇身一变,被纳入林地管理。
    以前,石山区放野火、砍柴、乱采石等现象比比皆是,纳入林地管理后,有专职的护林员,农民被告知:不准毁林开荒、不准打柴割草、不准放火烧山、不准放养牛羊、不准挖兜采药、不准猎捕动物、不准采石取土。
    从2001年开始,石山特殊灌木林纳入了国家公益林范围。全区迄今3.4亿元生态补偿费,1/3用到了石山地区。广西石漠化治理正在从少数村民的自我救赎,变成政府有计划、大规模的工程推动,正越来越多地寻求借助政策、机制乃至市场的力量。
    今年,国家将在南方8个省份选择100个县,启动石漠化综合治理试点,广西有12个县被列入。饱受石漠化之苦、初尝石漠化治理之利的广西人,对工程实施翘首以盼。

编辑: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 本文来源:新农建最首要抓综合治理,湖北石漠化治理体系

关键词: